中医中药网
首页 --> 中医常识 --> 医案心得 --> 辨机论治抗“新冠”中医药学谱新章

辨机论治抗“新冠”中医药学谱新章

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临床表现,应属中医疫病范畴,病因为感受疫毒乖戾之气。

在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,中医药学为民族的繁荣昌盛、健康保健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,特别是对瘟疫的防治方面,做出了巨大贡献,取得了多次战役的胜利。在沿袭六经辨证千余年后,明清时期随着瘟疫病流行增多,三焦、卫气营血等辨证新体系,得到进一步深化,取得突破性进展,先后涌现了一大批名医,如叶天士、吴鞠通、王孟英、薛生白、吴又可等。时至今日,他们的理论仍在继续指导临床实践、发挥治疫优势。

余家世业医,少年时期随父周筱斋教授应诊,耳濡目染,每睹急证之转安,沉疴之复起,未尝不叹为观止也,所遇瘟疫类疾病甚多,至今历历在目。其中广泛传染,病情危重者有恶性疟疾、天花、麻疹肺炎、登革热、猩红热等。开业后根据这些范例,用之治疗乙脑、出血热、肠伤寒、非典、流感等,均取得了较为满意的临床效果。

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球,中医药得到参与治疗,又一次发挥了其独特的作用。现根据一线临床资料,结合个人多年辨治疫病的经验,将所得体会列述如下:

审证求机识传变

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临床表现,应属中医疫病范畴,病因为感受疫毒乖戾之气。其病机演变是:瘟疫(新冠病毒)从口鼻而入,直趋中道,肺胃同病,湿困表里,若肺有伏热,或伏寒化温,多受新感诱发,热毒壅肺,或湿浊瘀肺,弥漫三焦,脾运不健,多脏受损,气阴耗竭,内闭外脱。正强毒弱者未必发病,病情亦有轻重之分,顺传逆变不一。此即新冠全过程的病机发生、发展、转归及预后。

通用治则

“表里双解、汗和清下”四法联用,使“邪”有多途径出路。适用于隐匿证和湿困表里证。

发汗解表,“在卫汗之可也”。若湿遏卫表不能得汗,势必身热缠绵,故当微发其汗。汗出肤黏,为湿邪外达,但不可大汗。汗出热退,脉静身凉为顺,身热复起为逆。

在表里传变过程中,每可出现半表半里,表里不和的过渡证,若能复入和解枢机之剂,自可起到表里分消,阻其传变的作用,将病势控制于卫气同病阶段。

表邪入里,或里热素盛,气热传营,气营两燔,当解表与清里并施。

若热传中焦,肺胃积热,还可加强泄降里热之力,采取“寓下于清”之意,使热从下泄。

合而言之,以汗、和两法表透为主,“寓下于清”,表里双解,四法联用,既可阻断病邪传变,且能“先安未受邪之地”,达到多环节祛邪,多治法增效之目的。邪去则正安,此即吴又可“表里分消”及“三消饮”之消内以清里,消外以解表,消不内外以开达“募原”是也。

诊疗方案

隐匿证

无临床症状表现,仅核酸检测阳性。

湿困表里证

症见发热,恶寒,身热不扬,汗少不多,午后热盛,头痛,周身酸痛,厌食,恶心,呕吐,大便不畅,舌苔薄腻,脉濡数。

推荐方:藿朴夏苓汤、羌活胜湿汤、藿香正气散、王氏连朴饮等。

以上两证,笔者自拟“表里双解方”以供参考。药用豆豉、荆芥、苏叶发汗解表,柴胡前胡黄芩青蒿、山栀和解表里、疏散风热,银花、连翘鸭跖草清热解毒,藿香清热解表、化湿和中,少佐熟大黄寓下于清。据症加减。

肺胃热盛证

热毒壅肺证 症见身热持续不解,或热势起伏,胸闷气粗,喘咳咯痰质黏,腹胀,大便不爽,舌苔薄黄腻,脉弦滑。

推荐方:三黄石膏汤、宣白承气汤等。

湿浊瘀闭证 症见胸闷喘憋,呼吸困难,痰黏难咯,痰鸣有声,大便多秘,面暗唇紫,舌苔浊腻,舌质暗,脉弦滑。

推荐方:葶苈大枣泻肺汤、小陷胸汤、三仁汤、泻白散等。

自拟宣肺泄浊方:炙麻黄杏仁桑白皮葶苈子,法半夏厚朴,炒苏子瓜蒌皮,旋复花,制香附郁金桃仁,生黄芪,炒黄芩。

每日1剂,视病情轻重,连服3~5剂。

逆传心包证

症见神识模糊,反应迟钝,甚则昏愦不语,口有秽气,耳聋,或撮空理线,烦躁不安,舌苔淡黄浊腻,舌质紫,脉细滑。

推荐方:清营汤、安宫牛黄丸、苏合香丸、生脉散、参附汤、回阳救逆汤等。

气阴耗竭、内闭外脱证

症见呼吸微弱,气短不足以息,喉中有鼾声,昏沉不清,丧失反应,口干汗多,躁烦,面部潮红,舌苔薄黄,舌质暗红,脉细数。

推荐方:参照逆传心包证诸方。

恢复期的调治

恢复期调治的关键:一益气养阴;二运脾健胃;三清解余毒。

笔者自拟方如下:党参,胡桃肉,炒白术茯苓,炙黄芪,制黄精,旋复花,茜草根,制香附,郁金,生薏苡仁,冬瓜子,桃仁,北沙参麦冬,炙甘草。适用于重症患者恢复期,每日1剂,连服2周。

临证要点

内有伏邪——新感引发

伏邪,伏而未发之病邪,表现为潜伏期长、发病缓慢,原有宿疾的患者。

新感引动伏邪,则感而即发,但并非皆有伏邪。若内有伏邪,新感诱发者病情多较重。

邪伏部位与疾病的特异性有关。以新冠为例,多属邪伏于肺。符合“至虚之处,便是留邪之所”的说法。

六淫杂感、时行病是疫毒的催化剂

六淫是发病的重要环节。气候异常,不适应人类生存的空间,反而成为病毒滋生的温床。如非其时而有其气,时至而气未至,气至而时未至,至而太过,至而不及,皆与受邪发病有密切关系。《内经》有言“冬伤于寒,春必病温”“伏寒化温”;《温病条辨》曰“身热不扬、午后身热、状若阴虚、病难速已”。

时邪是疫毒的催化剂。时邪的内涵,除了六淫杂感,还有时行病。时邪与六淫,两者胶结为患,成为毒的催化剂。

人体、病毒、六淫在发病中因果互动。人体抗病能力下降,容易受六淫侵袭致病;六淫亦是病情恶化的重要推手,反而给病毒滋生制造了条件。

湿困是病机的主要特点,但有热化、寒化、燥化,伤气、伤阴、伤阳的不同传变

湿无定体,随五气而从化,一般以热化为主。“湿邪害人最广……在阳旺之躯,胃湿恒多,在阴盛之体,脾湿亦不少,然其化热则一。”(叶天士《温热论》)但热盛易伤阴津。

湿为阴邪,湿胜则阳微,湿从寒化,易伤阳气,病情迁延难解。“湿胜则阳微”“湿阻阳郁”(叶天士《外感温热篇》)。

“湿郁则不能布精而又化燥”(石寿棠《医原》),而致燥湿相兼,互为同病,但有先后、主次之分。

同时还应考虑不同地区气候的差异,比如南方地区多见湿热,北方地区常见寒湿。

病情轻重与正气强弱有关

“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。”体质强,正气充足,抗病能力良好,内无宿疾,感邪后不一定发病。若正虚感邪,则感而后发,其轻重因人而异。表明邪正不两立,一胜则一负。

初期正虚邪袭是否宜补

一般来说,疫毒外侵者,祛邪即是安正,急则治其标;误补反助邪,甚则闭门留寇。后期正虚邪恋,当补正祛邪,适当兼顾。

湿温三禁有其相对性

吴鞠通言湿温“汗之则神昏耳聋,甚则目暝不欲言;下之则洞泄;润之则病深不解。”但三禁(禁汗、禁下、禁滋)有相对性。

初期湿邪困表,发热恶寒,周身酸痛,汗少不畅者,可微发其汗,使邪从表透;中期湿盛不解,脘痞胸闷,恶心呕吐,或大便不畅,当予缓下,寓下于清;后期湿从燥化,口渴欲饮,小便发黄,舌质红,舌苔黄燥,又当滋阴润燥。但不可早用润法,这与温热类病重视护阴生津有别。

防治并重控未病

治未病是中医药的特色之一,针对新冠肺炎而言,应该治其未生、未成、未发、未传、未变,今将笔者用于预防的方药介绍如下:

防疫香囊配方(2020年新冠病毒) 藿香、苍术、厚朴、白芷草果、菖蒲、甘松艾叶冰片等,各取适量,共研细末,制成香囊,佩挂胸前,可作为普通大众的预防方。

防疫茶饮配方 太子参南沙参,苏叶,防风,藿香,野菊花。水煎服,每日1剂,连服3日,用于有潜在接触史的个人。

当前,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已近一年,方兴未艾,人们对其认识尚少。研制疫苗尚待考察其疗效,如有效免疫时间的长短,有无副作用等?临床有无二次复发的病例?有无慢性化的倾向及带毒者?中西医的结合点何在?中医药能否同步介入临床?中药的抗病毒作用是否具有广谱性?如何加强中医药抗新冠病毒的理论研究和实验研究?上述问题均需进一步探索,以期提高临床疗效。

在本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役中,中医药发挥了令人瞩目的作用,凸显了“博古通今抗新冠,中医药学谱新章”的优势,为人类的健康贡献了力量。个人疏浅之见,仅供参考。

专家免费咨询热线:010-87264942(咨询时间:上午8:30-下午5:00)

本页关键字:新冠肺炎  中医疫病  疫毒乖戾之气 免费索取疾病资料

上一篇:扶阳法认识六淫之暑湿燥火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巴戟天 续断 狗脊:补肾阳 祛风湿 强筋骨

>> 返回医案心得页面    >> 返回首页

中医中药网整理

>> 更多请点击扫描二维码 轻松关注 您感兴趣的中医微信号

图片文章

特别链接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

健康网站

合作网站

关于我们 | 投稿启事 | 联系方式 | 人才招聘 | 投稿反馈 | 申请合作 | 友情链接 | 中医问答 | 网站导航 | 精彩图文 | 精彩专题 | 高级搜索
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
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
Copyright © 2003-2018 zhzy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服热线 010-87264942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投诉电话:010-87264942 举报邮箱:tousu@zhzyw.org
版权所有:中医中药网
中医保健
中医特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