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中药网
首页 --> 中医常识 --> 医案心得 --> 儿科疑难杂病临证治验

儿科疑难杂病临证治验

失音,中医称为“暴喑”“急喉喑”。多责之风邪犯肺,肺气失宣,气机不畅,致脉络受阻,声门开阖不利。

失音

成某,女,12岁。因失音4月于2007年6月25日来诊。4月前吃豆腐乳引发整夜呛咳,晨起声音嘶哑不能出声,附耳亦不知所云,外院屡用中西药物治疗无效,缠绵4月,慕名来诊。经详细询问,知其4月来临近中考,心生焦虑,除失音外,尚有喉中有异物感,似有痰阻,咯之不爽,咽稍红,不咳,纳食如常,二便调畅,舌苔薄黄,舌质偏红,脉弦滑。证属气郁生痰,痰与气搏,以致咽中梗阻,复因呛咳暴起,损其会厌,伤乎肺气,以致声嘶不鸣。治宗舒郁化痰,宣肺利咽法。

处方:郁金10克,香橼皮10克,佛手10克,川贝母10克,瓜蒌皮10克,法半夏10克,玉蝴蝶5克,桔梗5克,杏仁10克,枳壳6克,生甘草5克。5剂,水煎服,隔日1剂。

患者连服4剂后发音如常,喉中无异物感。停药随访2月未发。

按:失音,中医称为“暴喑”“急喉喑”。多责之风邪犯肺,肺气失宣,气机不畅,致脉络受阻,声门开阖不利。正如《备急千金要方·卷八》曰:“风邪人脏,寒气客于中,不能发则喑哑喉痹”;《临证指南医案》云:“有风热痰涎,壅遏肺窍而喑者”。本例失音,病程长达4月,且常规疏风宣肺利咽法不效,显然不属外感,而内有所伤。详问细察,知其中考临近,紧张焦虑,肝郁生痰,痰气互结,上壅咽喉,复加呛咳伤肺,肺金不鸣而生失音。随证用舒郁化痰,宣肺利咽法,取郁金、香橼皮、佛手、法半夏、蒌皮、川贝母理气舒郁化痰;杏仁、玉蝴蝶、桔梗宣肺利咽;枳壳配桔梗,一升一降,通利气机,解郁化痰。药证合拍,顽疾告愈。本例小儿失音,为情志致病,儿科临床少见,但能于细微之处探得真源,做到依证处方用药,则效如桴鼓。

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

朱某,男,11岁。因两下肢对称性紫斑2月于2007年6月7日初诊。在医院诊断“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”,住院应用强的松为主治疗1月,血小板数目从4万/mm升至5万/mm,两下肢紫癜消失出院。继以口服强的松治疗一度血小板上升至11万/mm。近1周强的松减量至5mg/日血小板数目逐日下降至5.5万/mm,家长不愿长期应用强的松,求治中医。来诊时见:患者皮肤无紫斑,满月脸,口渴,舌苔薄白,舌质偏红脉弦细,依四诊认为此系久病肝肾不足,血热内蕴。法取补益肝肾,养血凉血。

处方:生熟地各10克,山萸肉10克,丹皮10克,泽泻10克,紫草10克,茜草10克,旱莲草30克,枸杞子10克,女贞子10克,菟丝子10克,覆盆子10克,生甘草5克。7剂,水煎服,每日1剂,嘱强的松减至2.5mg/日。

1周后复查血小板已升至8.5万/mm,嘱原方继服,停用强的松,3周后血小板升至12.6万/mm,无不适症状,随访3月,血小板维持在10.9~14万/mm,紫癜无反复。

按:小儿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,临床属“紫癜”范畴。历代医家多从血热论治,《小儿卫生总微论方·血溢论》所说:“小儿诸血溢者,由热乘于血气也……血随经络虚处著溢,自皮孔中出也。”据此,紫癜一证,热伤血络居多,阳虚致癜为少,强调“早期宜用清凉”。该患者所用方药源自李乃庚所创验方消癜汤,方由紫草、茜草、旱莲草、丹皮、赤芍、生地、甘草组成。对于紫癜使用肾上腺皮质激素,停药后紫癜又复出或血小板升而复降,病程长者辨属阴亏内热,热扰脉络,强调“久宜滋养”,施以滋阴凉血法,于消癜汤中加知母、枸杞子、女贞子等。本例患儿,病程2月,诊时虽无不适临床表现,亦无紫斑反复可辨,但血小板数目反复异常,辨病既有血热,又有久病阴亏,虚实夹杂。故从清热凉血,滋养肝肾立法。方中紫草、茜草、旱莲草、生地、丹皮清热凉血,熟地、山萸肉、枸杞子、女贞子、菟丝子、覆盆子补益肝肾,既清且补,顽疾得除。

数唾症

王某,女,9岁。2007年8月15日初诊,诉流涎吐唾频仍1年余。数唾白沫,家长不让其唾,催其咽下,患儿则作恶欲吐,口角糜烂红赤,小溲频数,面黄少华,大便干结,舌苔薄黄,舌质淡红。辨属脾肾两虚,胃阴耗伤。从健脾益肾,滋养胃阴立法。

处方:党参10克,生白术10克,茯苓10克,姜竹茹5克,陈皮5克,大麦冬10克,枸杞子10克,女贞子10克,制半夏5克,焦楂曲各10克,甘草3克。3剂,水煎服,每日1剂。

8月18日复诊,诉数唾已止,流涎、尿频亦明显好转,再以原方7剂,调理而愈。

按:数唾症临床以吐唾沫频频为主要特征。医学书籍虽鲜有记载,但儿科临床较常见,其病情危害较轻,往往不为重视。李乃庚认为本症常因先天不足或后天失养,脾胃受损所致。盖脾为阴土,喜燥恶湿,胃为阳土,喜润恶燥。脾虚不能散津,而成湿邪上泛,数吐白沫,久吐伤及胃阴,胃失和降,而泛泛欲吐。治疗抓住脾胃为患关键,以健脾益气,养阴和胃为法则,李乃庚常用经验方数唾饮治之。方由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麦冬、石斛、姜竹茹、陈皮、制半夏、建曲、甘草组成。方中党参、白术、茯苓健脾益气,渗湿散津,祛除邪湿,振奋脾土;麦冬、石斛、姜竹茹、甘草养胃清热;竹茹为治胃虚干呕,痰热恶心之要药;再以陈皮、制半夏、建曲理气化痰,和胃止呕。本例患儿病史已年余,兼有小溲频数,面黄少华,是为脾肾俱虚,胃热阴伤,故在数唾饮基础上加用枸杞子、女贞子等益肾之品,使得宿疾得愈。需要说明的是,李乃庚验方数唾饮主要针对脾虚胃热证,症见面黄少华,食少乏力、数吐唾沫多稠,舌苔薄黄或薄净,舌质偏红者适用。若数唾清稀、面色白光白、舌苔薄白或白腻,舌体淡胖,属脾肾阳虚者则不宜。

滞颐

周某,男,7岁。2006年8月15日首诊,诉夜间不自主淌红口水2年,每至夜间即发,甚则染枕成片,面黄少华,形体赢瘦时腹痛,胃纳少,舌苔薄白,舌质淡红,脉细数。2年以来,屡用中西药治疗未有较好效果,经详细询问,得知患儿自幼厌食、挑食,面黄形瘦,夜间磨牙,喜伏卧。据症辩之,此乃脾胃病,属脾虚胃热证。从健脾益气,清胃凉血立法,取数唾饮化裁。

处方:党参10克,生白术10克,茯苓10克,焦楂曲各10克,大麦冬10克,姜竹茹5克,生地黄10克,茜草10克,生甘草5克,3剂水煎服。8月22日再诊诉夜间流口水减少,色已不红,偶有腹痛,面黄,舌苔薄白,舌质淡红。原方加益智仁20克,5剂继服,9月1日复诊恙除未复。

按:滞颐,俗称“流口水”,是指儿童口涎不自觉从口内流溢出来。《诸病源侯论》:“小儿滞颐者,涎流出而渍于颐间也”。是滞颐病名最早的文献记载。涎为脾液,故历代医家多从脾论治,如《保婴撮要》:“脾经实热,而廉泉不能约制”。《寿世保元》谓之:“涎者脾之液,脾胃虚冷,故涎自流,不能收约”。本案患儿病史已2年,且幼时有厌食、挑食、面黄形瘦之脾虚证候,同时又有流涎量多色红,舌苔薄,脉细数胃热入血之特征。故归纳其病理为脾虚胃热,兼有血热。治宗健脾益气,清胃凉血。取李乃庚老师验方数唾饮化裁,方中党参、白术、茯苓健脾益气,散湿除涎;麦冬、竹茹养胃清热,降逆和胃;焦楂曲、甘草调和助运;生地、茜草凉血清热收功。“滞颐”与“数唾症”两者临床表现虽有别,但两者均为脾胃为患,常分脾胃蕴热、脾肾虚寒两大证候,而小儿热证居多,虚寒证在小儿少见,多见于久病年长者。两者治疗均遵循健脾益气,清热和胃法则,应用李乃庚所创验方数唾饮应之临床,多能药到病除。

专家免费咨询热线:010-87264942(咨询时间:上午8:30-下午5:00)

本页关键字:儿科疑难杂病  失音  数唾症  滞颐  暴喑  急喉喑 免费索取疾病资料

上一篇:藏象学说对中医临床有重要意义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

>> 返回医案心得页面    >> 返回首页

中医中药网整理

>> 更多请点击扫描二维码 轻松关注 您感兴趣的中医微信号

图片文章

特别链接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

健康网站

合作网站

关于我们 | 投稿启事 | 联系方式 | 人才招聘 | 投稿反馈 | 申请合作 | 友情链接 | 中医问答 | 网站导航 | 精彩图文 | 精彩专题 | 高级搜索
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
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
Copyright © 2003-2020 zhzy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服热线 010-84132590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投诉电话:010-87264942 举报邮箱:tousu@zhzyw.org
版权所有:中医中药网
中医保健
中医特色